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广告-逝世其实,也是小事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241 次

01 我们面对死亡的态度,其实拧巴的很有意思

以前听一个节目,主持人说,中国人很矛盾,一方面每个人都怕死,但另一方面,大家又对自己的运气又有迷之自信。绝大多数广告-逝世其实,也是小事健康人不会思考死亡的问题,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,我们都相信,那些小概率的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但有趣的是,我们不怕死,但“死亡”这个词,在当今社会,依然是个禁忌话题。

死是一件可怕的事,因为它充满了未知,没有人真的知道死亡是什么样子。从小到大的教育中,我们总被教导怎么活,所以大家都在忙着活,不会有人思考怎么死。我们对死亡避而不谈,敬而远之。好像不谈,这件事就离我们很远。


02 当面对亲人的死亡,我们的态度是如此的不同

2016年夏天,和Glory同学在泰国浪了几天,坐在回国的飞机上,我俩打开了当时最新一期奇葩说,辩题是《痛苦的绝症病人想要放弃生命,我该不该鼓励他撑下去?》

度过了一次完美毕业旅行,开心到飞起的两个射手girl,在人家国际航班上哭成狗的情景,至今还记忆犹新,那真是太太太太……太丢人了。后来这一期节目,我自己又回看了两遍,每次看都哭成狗……

这好像是为数不多公开谈论死亡这种禁忌话题的节目,也是我第一次开始想要正视死亡这件事。

这个题目包含两个角色,痛苦的绝症病人,和我。我能很清晰地感受到作为死亡的对象,和死亡的旁观者,我们的态度是多么的不同。

人在离死亡很远的时候,对这件事似乎很理性。如果谈论体面,谈论尊严,谈论活着的质量。如果我是痛苦的绝症病人,我愿意放弃生命,体面地离开。这个时候,如果你怕死,你就怂了。

可如果死亡的是别人,特别是我们的亲人、爱人,情况就似乎变得大大不同。我们总在说,这世间除了生死,都是小事。可死亡是大事,它有文化的味道,有道德的味道,以至于我们不应该、也不愿意对别人的生死大事指手画脚。

对一个想要放弃生命的人不做挽留,这件事情似乎突破了我们的道德底线。

除了道德和文化的约束,还有另一方面的原因。死亡意味着永别,我们爱的人要永远离开我们的生活了。“永远”这个词太可怕,它让死亡这件事变得十分不美丽。

谁都知道,留下的人,是最痛苦的。所以我们希望永别的时刻,能来的晚一点,再晚一点。最好,它永远不要来。


03 死亡其实,也是小事

最近有几件事,又让我觉得,死亡似乎也可以成为一件不那么大的事。

被朋友安利过一个电台,叫故事FM。

下班路上听其中有一期节目,题目是《我陪爸爸去瑞士执行安乐死》,台湾名嘴傅达仁的儿子,讲述了自己父亲生前的最后时光。

前半部分,讲述者讲述了父亲还算精彩的一生,以及他是如何最后选择了安乐死。

和所有被病痛折磨的主人公一样,病魔来袭,它反复折磨着病人,生理上的,更多是心理上的。除了难以忍受的病痛折磨,还有一点一点丧失的尊严。

很多被病痛折磨的人都会有的想法开始出现:想死死不了,想活活不了。

傅达仁选择了善终。坐在尊严屋,签署各种文件,喝下两杯药,广告-逝世其实,也是小事三分钟的时间,人,可以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我有些动容的是,节目里那段在尊严屋的录音,一个已经被病痛打广告-逝世其实,也是小事垮的人,强撑起最后的精神,和家人一佳能5d4起唱歌,留下了人生最后一段体育转播。

然后护士进来,问他Are you ready?他很平淡的说yes。那一刻最终来了,他说再见,然后吞下药水,在家人的歌声中,再一声声哽咽的“爸爸我们爱你”中,他闭上了眼。

傅达仁最后的那声“再见”,太触动我了。

不知道有多少人,能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对着他爱的人,爱他的人,他爱的这个世界,他恨的这个世界,体面的说一声,再见。

后来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觉得,那一声再见,才是活过的意义。

另一件事,是几年前,一个大学同学意外身亡。前几天中午刷微博,刷到一条来自他微博的自动推送,今天是我的生日,来祝福我吧。

我看到下面有几个点赞和评论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这已经是他离开的第五年了。

我进去他的微博,每一年他生日,系统自动发送的那一条微博下面,都有几条评论。

他转发的最后一条微博下面,有一百多条评论。有人讲述着他们的生活近况,我毕业了,我结婚了,我生孩子了……有人会说一些心情和感受,最近工作有点不开心,日子过得好快,你已经离开这么久了……

那些文字是那么鲜活,就好像那个人还在。

生活中的大多数时候,留下的人认真的生活,不再想起已经离开的人。但一年中有那么一两天,他们会分一些精力出来,告诉那些已经离开的人,我很好,但我没有忘记你。

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,这就是另外一部分活过的意义吧。

我好像有点知道该如何面死亡这个话题了。

虽然我还是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的、最好的对待死亡的态度;也不知道当我真的直面死亡时,是不是能像现在这样冷静理性。

但,管他呢。

死亡其实,也是小事。

现在活着,才是大事。